第二千七百六十八章 仪式感

    【笔♂趣→阁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起是在第二天就到江州的,那会儿顾之欢和南时见已经回到江州了。

    杨起给小顾详细的检查完之后给了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马上做手术,但手术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七十。

    也就是说,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是不确定的。

    南时见和顾之欢都很难接受这个不确定,只好追问第二个方案。

    杨起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两人身后的一群人,犹豫着要不要单独聊。

    结果南安直接说道,“杨医生,第二个方案到底是什么,你就赶紧说啊?”

    南安毕竟是急性子,所以催得紧。

    没办法,杨起只好当着众人的面说道,“这第二个方案成功率有百分之八十,但需要缓一缓,这个缓一缓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他说得迂回,南安却急了,“到底需要做什么样的准备你到是说啊。”

    孟浮云蹙着眉说了一句南安,“安安你别吵,让杨医生说话。”

    “好吧,那我就直接点好了,第二个方案不比较保险,需要二位配合一下,给小顾添个弟弟或者妹妹。”

    众人,“……”

    这是什么方案?

    顾之欢也红了脸。

    想比起来,南时见就显得大方很多了,“只要给小顾添个弟弟妹妹,就能提高手术的陈功率是吧?》”

    “是的。”杨起很肯定的答道。

    南安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直接把顾之欢往南时见怀里一推,“这么简单的事情,三哥一定会办妥的,杨医生你就放心好了。”

    其他人也觉得没什么问题,毕竟南时见和顾之欢之间有多深的感情,他们可都知道。

    南时见和杨起去商量详细的治疗方案去了,顾之欢和南安陪着小顾。

    孟浮云原本也想留下的,无奈南靖宇觉得她昨晚就陪了小顾一整晚已经很疲惫了,就催着她回家休息去了。

    没了长辈在啊,年轻人说话就轻松了很多。

    南安狠狠的捏了一把顾之欢,“死欢欢,你也太会隐瞒了。”

    每次看到这么活蹦乱跳的小顾啊,她就觉得顾之欢太厉害了。

    居然给她生了个这么可爱的小侄儿。

    “现在小顾的事情差不多都解决了,安安,你的事情也该安排安排了。”顾之欢没忘记提醒南安。

    南安眼神垂了垂,扯了扯唇貌似很不在意的说道,“我知道了。”

    “其实让你一个人去那边,我还挺不放心的,又没个人照应什么的。”顾之欢有些忧心忡忡。

    南安嘿嘿一笑,“放心吧,我保证能把自己照顾好,再说了,那边美男多着呢,我过去每天看美男心情也会很好的,日子肯定过得很快活的。”

    顾之欢知道南安也就在嘴上逞逞强而已。

    晚上孟浮云过医院来了,催促顾之欢和南时见回去。

    顾之欢本来想留下照顾的,结果孟浮云说了一句,“你们现在的重点是回去生孩子,其他的事情都不用你们操心,知道吧?”

    这话顿时让顾之欢红了脸,结结巴巴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南时见顺势拉着她的手对孟浮云说道,“那就麻烦妈了。”

    “去吧去吧。”

    等南时见带着顾之欢上了车,她才红了脸把手挣脱出来说道,“感觉现在谁都在催我们生孩子一样……”

    南时见只是笑,没怎么说话。

    顾之欢心里有点没底,如果从小顾的出发点来选择的话,她肯定是愿意的,只要能救小顾。

    可另一方面,她又觉得很有压力。

    所以一路上她都在这样胡思乱想着,等到的时候,她才发现南时见将她送到了她家小区楼下。

    那会儿顾之欢有点诧异,她本来以为,南时见会直接把她带回家的。

    南时见读懂了她眼底的疑惑,伸手敲了她额头一下,“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没有啊……”顾之欢心虚不敢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犹犹豫豫的,内心很纠结。

    南时见看到她这样,其实心里有点心疼。

    这女人,是经历了多少的委屈,才有了现在的好脾气啊。

    曾经的她,想做什么,想要什么,都是由着自己性子去做的。

    可这些年来的风风雨雨,让她学会了不断的屈服,不断的去委曲求全。

    就如同今日一样,如果是为了救孩子,她肯定愿意,可没有人问问她本人,愿不愿意。

    南时见拉起她的手,细细软软的握在手心里捏着。

    她的手很冰凉,本来就体寒,生了孩子后更是如此。

    南时见握得更紧,看了看她纤细的手,再看向她,“宝宝,你愿意嫁给我吗?”

    顾之欢愣了一下,不明白这男人怎么突然就求婚了。

    而且还是这么仓促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仪式感的求婚。

    这完全不像是南时见的作风啊,难不成是因为小顾的事情,让他临时有了这个想法吗?

    一时间,顾之欢脑子里闪过很多很多的想法,但唯独少了一条。

    这是最至关重要的一条,南时见是真心实意想要和她结婚的。

    “你怎么……突然说这个?”顾之欢懵懵的问道。

    “不是突然。”南时见解释着,“我很认真在问你这个问题,我知道,这一场求婚,太仓促了,我也曾想过无数的形式去向你求婚,浪漫的,疯狂的,温馨的,或者是感人的……”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手,又才说道,“可后来我觉得这些东西未必是你想要的,就像我至始至终想要的不过一个你。”

    顾之欢心里满满的暖了起来,她有些红了眼,也红了脸。

    就在那句我愿意要说出口之时,南时见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戒指。

    那种感觉,顾之欢完全形容不出来,有什么甜甜的东西在心里一瞬间就爆炸开来,将她整个人都包围了起来。

    “这个戒指,我已经保管很久了,应该交给它的主人了,就像我这颗心一样,应该交给你保管了。”

    顾之欢的眼泪模糊了双眼,她急忙抹去,然后又哭又笑的说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带上啊!”

    当戒指套在她无名指上时,那惊艳璀璨的光芒,让顾之欢明白她有了一生所依。

    其他什么甜言蜜语好像都没有相拥亲吻来得重要。

    她也终究在他缠绵的亲吻里说出了我愿意那三个字。

    一直很坚定的我愿意。

    ***

    顾之欢回到家的时候,陈妈还是和往常一样在等着她。

    她一进来,陈妈急忙起身说道,“小姐,你回来啦?我去把饭菜给你热一热,你吃一点吧。”

    “陈妈,我吃过了。”顾之欢急忙说道。

    “哦,吃过了就行。”陈妈稍稍放心,视线不轻易的喵到了她手上的戒指。

    顾之欢看到了陈妈的视线,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他给我戴上的。”

    听到这解释,陈妈其实已经明白了不少,她点了点头,“挺好。”

    “你……不反对了吗?”顾之欢有点意外。

    陈妈只是笑笑,“哪里有什么反对,我都看得出来,你只有和那小子在一起啊,才会真的开心。”

    “是吗?”顾之欢有点心虚。

    陈妈指了指她脸上的笑说道,“看到没,就是这种笑容,我已经很多年没看到了。”

    “谢谢陈妈一直陪着我。”顾之欢抱着陈妈撒娇。

    陈妈都记不得顾之欢有多久没这样跟自己撒娇了,她愣了一下,眼眸顿时就温柔了下来,伸手拍了拍她,“我们家欢欢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了,陈妈很高兴啊。”

    和陈妈唠嗑了一会儿后顾之欢才回房间洗漱一番后躺下,南时见的电话也在这个时候准时打了过来。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有时候可能谁也没讲话,只是听到那种呼吸声,就能安心下来。

    顾之欢很喜欢这种安静的相处方式,也在想着两人结婚后是不是也是这么一种相处模式。

    南安叮叮咚咚的给她发了一大串的消息,顾之欢不得不点开看了看。

    南安说,“啊啊啊啊啊铁树开花了啊啊啊!”

    “欢欢!你人呢!”

    “不行了不行了,我必须得吐槽一下我三哥!”

    “什么情况?”顾之欢回了一句。

    南安原本是要直接给她打电话的,无奈一直都在通话中她只好发信息轰炸了,“你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顾之欢一脸懵逼。

    “天呐!你真的不知道!”南安像是发现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并且急切的催促着她,“那你赶紧点开我三哥的朋友圈看一眼!都炸锅了!”

    南时见朋友圈?

    这男人貌似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发过动态了吧,顾之欢记得上一次的动态,还是他公布和自己复合的那条动态。

    就是那条想压一辈子她头发的那条动态啊。

    怎么突然又更新动态了?

    顾之欢也挺好奇南时见更新了什么,能让南安兴奋成这样。

    她有预感,肯定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而且这个预感很强烈,这件不得了的事情,是和她有关的。

    当她点开朋友圈,还没看到南时见那条,就发现自己被一群人艾特了,全都是在说恭喜或者祝福之类的话吧,当然也有羡慕嫉妒恨的那种。

    当然归根结底就是,南时见做了一件让他们大跌眼镜的事情!

    顾之欢赶紧往下滑,等发现一条一长串评论的动态后,她才停下。

    那是南时见发的一条视频动态,她停顿了两秒后点开。
Back to Top
2019年跑狗图自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