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杀土人者赔一头牛即可(二合一)

    无论怎么说,从濠镜到印度果阿的航线,从此以后,总算是控制在了大明手中。

    印度的胡椒、苏木、象牙、檀香等货物,可以因此通过大明的商船而源源不断地运到大明,然后通过货币交换,获得大明的生丝、丝绸、玻璃、肥皂、高碳钢等货物,再由大明商船运到日本换成白银。

    从日本到印度的整个航线都控制在大明商船手里,运输的利润与交易时的差价利润都流入到大明商人的手中。

    这样一来,可以有效促进大明的商业繁荣,而大明官府也可以因此靠收税而获得大量的收入。

    当然,这只是长远上的好处。

    而在短时间内,最明显的好处则是,大明可以直接把葡萄牙在印度掠夺多年的资本直接抢到自己手里。

    大明的远征舰队在占领葡萄牙殖民地果阿城后,光是运回来的第一批掠夺资本就价值高达八百万两白银!

    在正德初年,大明太仓岁入银不过两百万两左右。

    而这一批资本,就让大明获得了相当于当时四百的岁入。

    尽管获得这种资本的方式略显残酷,但的确可以让大明在短时间内获得更多财富。

    帝国海贸总公司也因为获得了这批白银,而使得公债价格再次大涨!

    朱厚照见此干脆让大明证券交易所把当初为组建帝国海贸总公司所募集的公债改为股票,且允许大明各类官营与私营商行在积累一定资本后可以经过大明证券交易所考核通过后在大明证券交易所上市。

    于是。

    许多大行商行如山西商行、徽州商行、扬州商行、焦氏商行等皆纷纷请求上市,希望靠证券交易所发售股票而套取大量资金。

    在一番严格审查后,倒也通过了不少商行上市的请求。

    而这些商行因为大明新航线的开辟,使得他们的利润也都涨了上来,也使得大明证券交易所的股票也都几乎在持续上涨,反映出大明的经济形势一片良好。

    民间的中上层士绅们积极的把钱往股票里投,而两广官府也因此将更多的民间资本利用到基础建设中,因此,广东布政司便决定在濠镜到广州府之间修一条水泥大道,加上广州港的建设,这样就可以使得从广州到濠镜水陆交通都可以变得十分发达。

    朱厚照也利用自己最近赚到的资产在濠镜修建了一座皇家海景小别苑,现在的他,就躺在海滩上的藤椅上与自己的几名妃嫔选侍做着没羞没臊的事。

    但在他刚享受帝王生活后,回乡省亲的南京户部尚书周钥则因知道朱厚照在濠镜,也从广州赶着来求见。

    自从大明皇帝朱厚照出现在广州府的消息不胫而走后,便陆续有许多官绅来求见朱厚照,朱厚照也没有拒绝见面,他知道在这个民智未开的儒家礼法统治时代,这些士绅们在地方上有着很强的民众组织与控制能力。

    毕竟历史经验表明,在王朝末世,农民起义中,成功的是因为团结了士绅,没成功是因为没有团结士绅。

    而朱厚照现在几乎是便服出巡两广,与上次去江南带了近卫军所以可以和江南士绅搞得剑拔弩张不一样,现在他到广东自然也不能再和广东士绅来硬的。

    当然,他也没有和广东的士绅来硬的的必要,毕竟,广东在这个时代还算偏远之地,不比江南一直是大明的钱粮税赋之重地。

    当然。

    朱厚照相信随着海贸的展开,广东尤其是广州府将来势必也会成为大明的赋税收入重地,因此,他也觉得自己这个皇帝也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些广东士绅们的想法。

    “臣冒昧觐见陛下,不为他事,只因听闻两广总督汪宏在果阿纵兵劫掠,屠戮果阿之民,臣以为治天下当以内王外圣,果阿乃蛮荒之地,我中华之国当不必据为己有,如若不然,恐令果阿之土著频频作乱,而王朝则会因此频添兵事以至于靡费钱粮,如交趾之事;

    是故,臣认为,陛下应仿宣宗之善政,果阿之地当应自弃之,准其土人自立藩国,向我大明朝贡,同时应治汪宏治军不严之罪!”

    周钥说完后,朱厚照脸就黑了下来,他倒没有想到周钥来见自己竟然是参劾汪宏还要劝自己放弃刚刚占领的果阿城。

    “放弃果阿城,果阿城便会被佛郎机重新夺占,那么,我大明建立起的从濠镜到果阿城的航线将会因此中断,那帝国海贸总公司每年就不会再有数百万银元以上的利润,不只是帝国海贸总公司,其他各大商行也会受损,到时候百姓们手里的股票变成一张废纸,周尚书,可想过那会是什么后果?”

    朱厚照这么一问,周钥就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是大地主出身,又是比较传统的士大夫,最担心的是朝廷会因为占据果阿而频繁用兵,会导致国困民乏,但他倒也没想到现在这果阿城到濠镜的贸易收入与殖民收入已经关系到整个两广士民的利益。

    周钥自己是大地主,并不经商,对于才开始兴起的靠买公债股票逐利之事也没那么积极,但这也不代表他不了解,因而,在朱厚照这么一说后,他才发现自己皇帝陛下已经把整个士民的利益与大明殖民利益与贸易利益捆绑在了一起。

    “可,可是陛下,内王外圣乃安天下之良政,如今大明冒然起刀兵,夺占他国领地而肥己,只怕会失天下正义,与万国为敌,徒添兵事,而使国库空虚,天下凋敝!”

    周钥还是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尽管他现在也知道似乎放弃果阿城已经不现实。

    “好一个内王外圣,对本国子民严控之,而对外夷之番仁慈之,卿是这个意思吗?”朱厚照冷言问了一句。

    周钥察觉到朱厚照语气不善,忙道:“陛下,臣,臣是为我大明的江山社稷考虑!”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你既然能意识到外番若被我大明欺凌而反抗时产生的威胁,也应该明白如果我大明之子民对我朕和整个朝堂不满意乃至绝望的后果,外番之闹事,我们不过承认其独立,而若我大明之子民闹事乃至举事,则才会真正导致江山社稷被灭!”

    朱厚照说着就语气越来越大,而周钥则慌张地拱手作揖道:

    “陛下之言,使臣顿时醒悟,臣见识太浅,但陛下,我大明如今既然不得不从万民之利益而夺占外番之地,那为何不善待这些外番之民,既然纳他们之地为我中华之地,何不纳他们之民为中华之民,如此,万民平等,团结友爱,或可也让这些外番之民不至于因不公而反,甚至还可待其更宽和些,令汉民即便是暂居外番之地,宜入乡随俗,而不得用汉俗,饶恕律法也对其网开一面,或可让其感念我中华之恩,而不因此而叛变也!”

    周钥说道。

    “按照你的意思,是要我大明汉人比他归化之外番低人一等?朕承认,朕之皇明天朝乃是泱泱大国,已不仅仅是汉人之国,胡人苗人皆有之,是一多族之帝国,但只要都是忠于我大明者,且为我大明有纳税或立功之贡献者,皆可以成为大明之子民,但汉人也是大明之子民,且是你我之族,你若是胡人,这样说,朕还可以理解,而你也是汉人,却也有如此之言,朕甚为寒心!”

    朱厚照说着又道:“你是南京户部尚书,非内阁阁臣,你本没有议政之资格,如今不但妄谈政事有僭越之嫌疑,还大放厥词,真是不懂规矩!”

    “臣,臣,臣请陛下恕罪,臣只是不愿看见我大明做此有悖圣人言之强盗事!至少不因滥杀无辜!今日就算陛下处死臣,臣也要说,吾中华之国向来以圣人之礼而令天下敬仰,陛下既欲做其主,自然也因圣人之礼教化之,礼即理,当对其倡理传经,而不是屠刀相向啊!陛下!”

    周钥说道。

    “够了!既然你这么想要对外夷之番倡理传经,朕就成全你,传旨,周钥妄议朝政,扰乱朝纲,贬为休达教谕!三日之后,立即出发,不得滞留!”

    朱厚照说后,周钥不由得心里一凉,他知道休达在哪里,知道休达离大明的距离比果阿离大明的距离还要远很多,去那里就等于这辈子也回不了大明了,他一时不由得老泪纵横起来:“陛下,臣,臣年老体衰,恐难胜任啊!”

    “你可以不去,但到时候朕会说,朕令武将残虐土人,非朕残暴,而实因文臣如周钥者不肯宣仁道于外番,是故,为避免外番生乱而以霸道行之!”

    朱厚照这么一说,让周钥意识到皇帝朱厚照这是要让自己这样的文臣为他要屠戮外番的事背锅,一时也只好答应了下来:“臣遵旨!”

    周钥灰头土脸地走了回去,他现在只想到了韩愈的一句诗:“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陛下将理学正臣贬去殖民之地,倒也不失为教化土人之良策,但臣担忧的是,这些理学正臣去了此等之地为官只怕会一味绥靖,轻汉人而畏土人,素来汉官只敢欺汉民,这些理学正臣自然更是如此;

    所以,臣认为,当在殖民地立律法,且律法之目的是护我大明百姓之利益,而非土人之利益,一旦执政之流官违背律法擅自动刑,便以意图割据自立之罪而讨之!”

    夏言这时候走了过来说道,虽然他提倡治国当以理学为体,圣学为用,但他也是一个民0族主义者,也知道理学之儒臣的一些迂腐之处,所以,此时的他便有了理学正臣会在殖民地轻汉人而重土人的担忧。

    朱厚照点了点头:“你说的很是,内王外圣的思想在这些儒臣,骨子里就是如此,对外宽仁对内严苛,宁损本国百姓之利益而不愿有欺凌外番之民之恶名,朕也认为当令我大明所殖民之地确立律法,律法的根本目的是要维护我大明百姓之利益,尽量从土人身上获得更多的利益!”

    “眼下大明已有数处殖民地,将来还会有更多,这些地方的官员体制也得建立起来,朕决定设立流官制,仿内陆各省之政,设巡抚或总督统领军政,向中央朝廷负债,都指挥司、按察司、布政司分别负责军事、司法刑侦以及维持治安、行政之权!巡按御史负责监察!”

    朱厚照说着又道:“另外,便是确立律法之事,这些殖民地之律法自然不能同于我大明中央帝国各省,但各殖民地的总督巡抚必须依从朕的指示确立殖民地法规,必须将我大明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遵旨!”夏言回应了一声,又说道:“不过,陛下,这些殖民地之土人倒也不能不完全保护,臣认为将来还是需要他们做利于我大明之事,毕竟他们也算是劳动力,如同元时后来决定不杀我汉人是因为担心杀完了汉人没人给他们交税干活,如今我大明如若杀完了这些突土人也会如此。”

    “这些土人的价值就相当于我大明百姓家的一头牛,一头可以干活的牛,既然如此,为避免滥杀土人蛮夷,那就传旨下去,如果大明百姓涉嫌故意杀害土人则最多只需陪一头牛,而如果土人杀害大明百姓,则将土人腰斩!否则,总督或巡抚则要将被直接罢职!”

    朱厚照这么一说,夏言忙拱手道:“陛下英明!”且不由得心想,自己也算是为殖民地的土人争了一些权益,将来想必这些土人也会像一些汉人感激耶律楚材一样感激我夏言吧,毕竟至少我夏言让他们的价值等同于了一头牛,而不是可以被大明百姓随意杀害,犹如草芥。

    朱厚照也知道现在还不是讲人人平等的时候,毕竟现在的他发现就算在自己大明百姓内部搞人人平等都没有得到大多数百姓认同与响应,如果自己强行让明人与土人平等,只会让明人不满,也会让土人自大而妄图独立。

    何况,社会本来就是存在着剥削的,自己要想实现大明的百姓富庶,就必须剥削土人以让大明百姓获得更多的财富,何况,自己这个皇帝还有支持自己的那些权贵官僚们作为这个时代的肉食者,如果不剥削土人的利益就只能剥削大明百姓的利益,那样,自己想让大明百姓获得自由平等的权利就更加艰难。

    因为人要本能地追求平等,是因为自己已经足够富裕且具备和当权者抗衡的能力后才能获得平等的权利,不然当权者是不可能施舍平等的权利给你的,能剥削你七成的利益绝不只剥削你六成。

    朱厚照要想让大明百姓开启民智,有追求自己权利的意识,有国家公民和国家主人的意识,就得先让大明百姓富裕起来,富裕到可以接受更多的教育与更好的思想和拥有更多的财富而不用为生存而发愁。

    而这肯定要牺牲土人的利益为代价,不然大明百姓如何能迅速获得财富。

    ……

    “果阿社学开学,土人子女可优先入学,可居住在更好的宿舍!”

    但韩文在果阿却本着激励更多土人接受汉化的目的而在果阿城率先开启了阿三土人受教育权优先的策略,在他开办社学后的第一天,竟直接要优先传授土人子女学问,因而立下这样的社学校规。
Back to Top
2019年跑狗图自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