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郑学红到江城】

    天空还没放晴两日,又是大雨倾盆。

    烧退之后还在咳嗽的张诚,打出租车来到江城喜丰纯净水厂。门卫获悉他是到此采访的记者,立即进行通报,然后被厂里负责接待的干部请了进去。

    “我能采访你们厂长吗?”张诚问。

    接待人员说:“恐怕今天不行,厂长到公司开会去了,可能明天才回厂里。”

    “哪个公司?”张诚不解道。

    接待人员说:“喜丰的江城销售分公司,今天总部派人来了。”

    张诚问:“喜丰总部是专门派人来安排救灾工作的吗?”

    “对,”接待人员道,“我们喜丰在全国的受灾区域,都有捐赠救灾和志愿者活动。目前灾情最紧急的就是江城,总部直接派了一位副总过来主持局面。”

    张诚惊讶道:“你的意思是说,全国所有受灾的城市,喜丰都有捐赠纯净水?”

    接待人员说:“是啊,总部下了文件。我们不仅捐赠纯净水,还向灾区捐赠方便面和饼干,都是喜丰自己生产的食品。”

    “那得花多少钱啊?”张诚问。

    接待人员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江城的喜丰纯净水厂,至少要白干两三个月,利润都被捐出去了。”

    张诚又问:“你们喜丰的江城销售分公司地址在哪儿?我想去采访一下。”

    接待人员觉得这是好事情,就把地址写给记者,又打电话提前联系了厂长,方便销售分公司那边接洽。

    张诚站在纯净水厂的门卫室等了十多分钟,由于下着大雨,一辆出租车都没等到。门卫很快反应过来,连忙通知厂里,水厂这才派车把张诚直接送过去。

    喜丰在各地的销售分公司,规模都在迅速扩大,江城这边就直接占了两层楼。它要负责罐头、冰茶、可乐、纯净水、方便面、饼干等诸多产品的销售,既要跟各地的分厂接洽,还要协调仓储物流部门,甚至本地的宣传促销活动也要过问。

    张诚撑着伞下车,那伞根本兜不住,瞬间就淋了半身雨水。

    快步冲进写字楼坐电梯上去,很快就来到喜丰公司所在的楼层,正巧碰到准备离开的郑学红。

    前台介绍说:“张记者,这位是我们喜丰的副总郑学红先生。郑总,这位是《长江日报》的记者张诚先生。”

    “郑总你好!”张诚连忙握手。

    郑学红瘪着肚子握手道:“你好你好,《长江日报》我天天都读,是一份很好的报纸。”

    纯属扯淡,郑胖子又在睁眼说瞎话了。

    《长江日报》虽然是此时中部地区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但影响力根本触及不到西康省,容平市甚至想买都买不到。

    张诚也不是来听客套话的,直接问:“郑总是专程来江城布置捐赠救灾工作的吗?”

    郑学红说:“抗洪救灾,人人有责,喜丰公司肯定也要出一把力才行。”

    张诚问:“喜丰准备捐赠多少数额的物资?”

    “这得看具体灾情,”郑学红道,“我们当然希望捐得越少越好,这意味着洪灾会很快平息。但如果洪灾继续扩大,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让灾区的战士和群众吃上放心食品,喝上放心的纯净水。”

    张诚道:“也就是说,喜丰没有确定捐赠规模,而是灾情越重,捐得越多。”

    “可以这么理解。”郑学红道。

    张诚问:“能说一下喜丰的抗洪救灾计划吗?”

    郑学红道:“首先肯定是要联系受灾地区的政府和抢险部队,通过他们了解具体灾情。哪里需要方便面、饼干和纯净水,我们就从附近的仓库调运过去,然后整体转交给相关工作人员。还有就是跟灾区政府合作,在饮水特别困难的地方,设立免费供水点,无偿提供给附近的灾民。”

    张诚问:“工作做起来很艰难吧?”

    郑学红说:“确实艰难。许多街区和道路都被水淹没了,送货的汽车根本开不过去,只能由我们的志愿者一箱箱的用肩扛。”

    张诚问:“喜丰公司的志愿者,有奔赴抗洪第一线的吗?”

    “我们不鼓励员工到抗洪第一线。”郑学红道。

    “为什么?”张诚问。

    郑学红道:“第一,是为员工的生命安全着想。第二,是不想给政府和部队添麻烦。报名做志愿者的员工,大部分都没学习过救灾知识,也缺乏统一的调度和管理。他们如果贸然前往抗洪第一线,很可能操作不当遇到危险,这时还要分出抗洪战士去救他们,于公于私都是不好的事情。所以,我们只是把食物和饮水运输移交给相关人员,并在相对安全的地方设立免费供水点。”

    张诚问:“还有其他措施吗?”

    郑学红说:“我这次来江城,主要目的是为了跟抗洪主体单位达成合作。喜丰在江城也是有仓储中心的,救灾物资完全可以临时存放在那里,我们可以免费提供服务。我们在各地的仓储中心,在去年就实现了全国联网,而且还请金山公司编写了一套电脑管理程序。”

    “全国联网,电脑管理?”张诚感觉好高大上。

    郑学红颇为自豪道:“是的。喜丰的仓储运输部门,已经单独分离出来,成立了喜丰物流公司。不仅我们自己的产品在使用,别的公司也愿意跟我们合作。就是因为喜丰物流全国联网,实行电子化管理,货物调度非常精确而且快捷。”

    喜丰物流公司,是今年春节之后分离出来的。

    仓储物流系统,只是当初101渠道计划的副产品,砸入重金打造,同时也让喜丰公司负债累累——找银行贷了很多钱。

    原本只是为了满足喜丰公司的物流调度,谁知在发展的过程当中,居然有意外收获。特别是去年实现全国联网、电子化办公之后,好多企业都主动上门合作,那赚钱速度已经快要赶上卖可乐,成为公司的又一盈利项目。

    至于捐赠方便面和饼干,这是杨信主动提出的。

    喜丰方便面虽然成功打入市场,但市场占有率不高,实在是竞争太过激烈,而且国内消费整体转冷。喜丰的饼干就更扯淡了,根本卖不动,只有一点点慢慢积攒名气。这导致喜丰的方便面都有大量仓库积压,杨信大手一挥,干脆拿来捐赠救灾。

    聊了十分钟左右,郑学红下意识的看手表。

    张诚问:“郑总还有要事?”

    郑学红说:“我要去仓储中心一趟。救灾部门听说我们要捐赠大量食物和饮水,已经派专人过来接洽,他们订购的一批物资,因为交通问题暂时无法运达,正好解了燃眉之急。”

    “我跟你一起去。”张诚道。

    “走吧,边走边聊。”郑学红说。

    冒着大雨坐车来到仓储中心,只等候片刻,就有官员匆匆赶来,跟郑学红握手道:“郑总,感谢喜丰的无私捐赠,我已经被搞得焦头烂额了。你们捐赠的物资都在仓库里吗?”

    郑学红说:“纯净水随时可以运送,但方便面和饼干暂时只有一批,我们也在紧急调度当中。”

    “先去看看货。”救灾官员顾不上客气。

    简单验证一番,搬运工人便冒雨抬货上车,整整十辆卡车运送物资前往抗洪第一线。

    郑学红和张诚也跟着赶去,不为别的,就想亲眼看一下情况。

    半路上,暴雨终于停了,天空甚至出现太阳。

    郑学红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只见周遭一片狼藉。方便面和饼干刚刚运到,就被救灾战士和群众整箱整箱扛下来,也不做登记什么的,反正哪里需要就搬到哪里,肚子饿了的干脆撕开包装就吃。

    所有人都忙得昏天暗地,不管是战士还是群众,连续奋战十几个小时都属于常态,遇到险情那是必须上,因劳累和疾病昏倒的不止一两个。

    郑学红赶回城区已经是傍晚,他洗了个热水澡,又吃了碗热干面,正准备躺床上休息一会儿。

    突然间,助理就咚咚咚跑来敲门大喊:“郑总,决堤了!”

    郑学红翻身跑起来:“哪里决了?”

    “簰洲湾,”助理说,“听说当时部队正在组织群众转移,突然堤坝就决口了,好多官兵和群众被淹。”

    郑学红揉揉额头:“睡觉吧,去了也帮不上忙,只能给人家添乱。给江城分公司的季总打电话,让他组织志愿者待命,再跟救灾部门联系,看明天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ps:前文说宋卫红的儿子二十六七岁,是老王计算错了,已经改成三十岁。
Back to Top
2019年跑狗图自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