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无形之手

    长孙无忌和王珪离开,却没有各自回府,而是非常有默契地又来到了天上人间喝茶。包间内,侍者端上了茶盏之后,长孙无忌便让人退了出去。他的随从守在门口,二人才开始交谈。

    话还没说,二人齐齐叹了口气,听到对方的叹气声,俩人互相看了眼,长孙无忌道:“你为何叹气?”

    王珪苦笑道:“国舅不也是叹气了么?”

    “是啊、”长孙无忌又叹息了一声,道:“没有想到,真是没有想到。李牧才来了长安半年、才半年呐!想当初,他刚入工部任职的时候,因为几个工匠的事情,还来我府上登门道歉。那时的他,是多么的谦卑。当日情景宛如昨日,而今时今日,他已经能给我脸色看了,人都说养虎为患,果然不假,如今这幼虎已经长成,如之奈何?”

    “奈何不得了!”王珪接过话,道:“老夫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像李牧这样的年轻人,还是平生仅见。他哪里像一个十七岁的少年郎。看他做事的谋略和手段,看似荒诞不羁,实则环环紧扣。看着他,老夫便觉着自己是真的老了。唉……”

    “如今这小子大势已成,你我的算盘全数落空。这次遏制不得,恐怕下次更没有机会了。叔玠,你有什么打算?”

    王珪知道长孙无忌这是在套话,但这也不算是什么机密事,而且目前二人的情况差不多,同仇敌忾之时,说点心中所想也是无妨。

    “没有打算。”王珪给出了四个字的答案,道:“其实李牧说得有道理,他做的事情,与我太原王氏的利益之间,并没有冲突。他想要的,无非就是按照他的想法做生意,而我太原王氏想要的,只是利字而已,只要有利,按照谁的想法做生意不是做呢?国舅以为呢?”

    长孙无忌笑了一下,道:“你倒是想得开,隐太子死后,你能接受陛下的招揽,身居宰辅之位,怕也是这样想得吧?”

    王珪哈哈大笑,道:“国舅不必揶揄,你我都明白,做隐太子的心腹也好,做陛下的臣子也罢。老夫身为太原王氏子弟,都是要为了太原王氏着想的。隐太子在时,与门阀士族交好,老夫为隐太子出谋划策,便是为了我太原王氏出谋划策,有何错处?”

    “玄武门事后,隐太子惨死,但老夫却自认不亏欠于他。该做的事情,老夫都做了。老夫多次提醒,先下手为强,隐太子自己优柔寡断,怪的谁来?他死后,我接受陛下征召,入朝为官。又有何错处?难道老夫要愚忠到随隐太子而去才全保全名节么?”

    “若他听从我的建议,又何至于此?”

    “老夫可以不做这个官,但我太原王氏怎么办?家族数万人口怎么办?国舅,你也不要说风凉话,你又如何?不也是与我一样么?”

    这次,长孙无忌没有反驳,王珪说得没有错,二人是同病相怜。

    曾几何时,长孙无忌的想法也非常的单纯。他与李世民一起长大,尊他为主,着实不曾想过为己谋私。但是随后,李氏父子之间的龌龊,让他认清了现实。现实便是,什么父子亲情,什么朋友恩义,全都靠不住。只有自己握在手里的,才真正是自己的。应了那句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李世民也是如此,他若不自私,不为了自己。他大可做一个闲散王爷,但他是如何做得?弑兄杀弟,灭兄弟满门,如此行径,亘古未有。即便有无数理由,也改变不了他当日丧心病狂的事实。

    从那之后,长孙无忌便不再天真了。他开始考虑自己,偷偷利用自己的权力,为长孙家谋划。

    甚至在东宫,他都安排了自己的人,为的就是潜移默化的影响未来的皇帝,让他与长孙氏亲近。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谋划进行着,非常的顺利,知道李牧的横空出世,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长孙无忌是真的后悔,早知李牧有今日,他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出动死士,杀之而后快。

    如今,想动也动不得了。

    这个话题没法继续聊了,长孙无忌打了个岔子,道:“不说这些了,既然答应与李牧合作,这订单的事情,我可不会让着你们。”

    王珪却道:“国舅,这话似乎得换我来说吧?难不成你觉着,你们与李牧关系好?”

    长孙无忌闻言揶揄道:“不管怎么说,李牧也算是勋贵。与我也沾亲带故,就算看在陛下和皇后的面上,也能给我三分薄面。你么,忘了挨得那一拳了?”

    “老夫自然是没忘,不过这有什么影响么?老夫也没打算亲自与李牧商量这订单的事情,舍弟与他关系莫逆,以后我太原王氏的生意,都会由舍弟打理。”

    王珪抬了抬眉毛,颇有挑衅的意味。

    一番话说中了长孙无忌的心事,是啊,人家那边有一个王普。王普此人,长孙无忌自然是知道的。此人是国子监的教授,早年是太原一代有名的纨绔,学问不怎么样,吃喝嫖赌的本事却精通得很。与李牧不打不成交,现在逢人便称自己是逐鹿侯的朋友,交际面很广。

    而自己这边,却没有一个与之对等的人物。长孙冲本来是一个好的人选,还拜了李牧做师父,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李牧不喜欢长孙冲。而长孙冲自己,也对李牧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只是被整治得不敢说罢了。

    忽然长孙无忌想到一人,道:“你有王普,我也不是没人。你忘了独孤家那小子了?他也是勋贵,还是独孤阀的继承人,有他在李牧身边,还愁说不上话?”

    王珪笑着摆手,道:“国舅不要自欺欺人了,李牧身边的几个人,我早就调查清楚了。独孤九虽然武功高强,但却男生女相,以前都不敢出来见人。李牧为他做了一张面具,此面具神奇,竟能改变声音,二人因此相交莫逆。独孤九的性格孤僻,若是不熟悉的人,他一句话都不说。如今他对李牧忠心耿耿,便是他的父亲想打听点什么,都是枉费心思。你想让他为你所用,这可能么?”

    长孙无忌也知道不可能,但是话赶话说到那儿了,他总不能示弱于人,即便被拆穿了,也只能继续嘴硬,道:“那就请你拭目以待!”

    说罢起身,甩袖离去了。

    王珪虽逞了一时口舌之快,但也高兴不起来,今日的事情,对他的打击也很大。活了大半辈子,栽在了一个小子的手里,说是不在意,又怎么可能?

    ……

    傍晚,太极殿。

    袁天罡正在给李世民汇报今日得到的消息。

    “……国舅与侍中离开宫城之后,直奔逐鹿侯府,气势汹汹,大有兴师问罪之意。”

    李世民微微蹙眉,道:“真是太不像话了,两位长辈一起去欺负一个小辈……李牧如何应对?”

    袁天罡道:“具体便不知了,逐鹿侯府中,也只有一个不良人秘谍而已。他到不了跟前,只能听到一言半语,不过据他回报,李牧似乎是翻脸了,大嚷了一通。”

    “大嚷了一通?对国舅和侍中二人?”

    袁天罡点头,道:“回报是这样,从后续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属实的。”

    李世民笑了,道:“一定是非常精彩,可惜朕不在旁边,不然可有热闹看了。朕是真的很好奇,李牧是如何做到的,不过以他的诡辩之才,如此结果倒也正常——后续呢?”

    “国舅与侍中,去时怒气冲冲,离开时,却截然相反。李牧送二人到门口,正巧遇到李牧的夫人回府,在侍中与李牧闲谈之中,还得到了一个新的消息。秘谍就在旁边,刚好听见。”

    “哦?什么消息?”

    袁天罡笑道;“李牧如今已经有了四个夫人了,除了他的正妻白氏之外,他的侍妾成了他的二夫人,还有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子,极有可能是陇右三大马匪之一,张家寨的大小姐,如今成了他的四夫人。至于三夫人,如今还不知晓,不过据李牧所言,乃是一位大家闺秀,他想娶,却娶不成。”

    “呵!”李世民冷笑一声,道:“不知是哪个门阀眼眶如此高,什么样的女儿,连李牧都配不上?”

    袁天罡自是心知肚明,那人是王鸥,但他如何敢说,只道:“实在是没有消息,臣会努力打探。”

    李世民摆摆手,道:“已经很好了,年轻人的事情,打探太清楚也没什么必要。李牧若是真急了,他自己会对朕说的。好了,没什么事,你也歇息去吧,回来两日,一直没闲着,也该歇息歇息了。”

    “臣告退。”

    袁天罡行了个礼,从密道离开。殿内只剩李世民一人,他拿起桌上的一封奏折翻看了起来。

    这奏折的封皮,已经有了磨损,看样子不是近日的奏折,而且经常被翻阅。李世民把奏折打开,随着他的视线,可以看到‘臣杜如晦’的字样,由此可知这封奏折的主人。

    刚拿起来,忽然殿门被撞开了。

    李世民反应够快,放下奏折,回手便拔出了架上的长剑。

    高公公冲进来,慌忙道:“陛下!杜公的家人来报,杜公他……”

    李世民手里的长剑跌落在地。

    “摆驾!”

    “陛下,宫门已关——”

    “摆!驾!”李世民嘶吼出声,他的眼眶中,竟是饱含热泪!
Back to Top
2019年跑狗图自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