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不得其解

    啧啧,黄泥糊在裤子上,不是翔也是翔,这下反而更复杂了,妮蒂亚这家伙,直接说他是从其他地方来的龙不就完事儿了么,干嘛非要强调一下是从虚空来的?

    菲斯卡这家伙反而更不愿意相信他和那些虚空入侵者不是一伙儿的了。

    估计在这家伙眼中,从虚空来的存在全都属于虚空入侵者那一类别的,从虚空来的亚尔德理所当然也被菲斯卡归类到了入侵者的范畴。

    但是话说回来,亚尔德现在做的事情其实也是另一方面的入侵嘛,只不过不是动用武力,而是让浮空岛从另一方面……唔,经济入侵?虽然不是那么明显,但现在已经有那么一点苗头了。

    不过除了魔力车之外,浮空岛上其余的东西对于下面的莱斯王国和弗洛伦斯帝国来说并没有先进多少,眼下除了魔力车之外也仅仅是正常的贸易而已。

    “嘶,这倒好,越解释越乱,直说吧,你到底要怎么才肯将灾厄碎片的位置告诉我。”眼瞅着妮蒂亚这家伙越抹越黑,亚尔德也是无语了,直接挥手解开了菲斯卡身周的神力屏障,摊开手问道。

    一直在用力挣扎的菲斯卡,周围的神力屏障突然消失,让菲斯卡直接扑倒在地,随后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直接在地上打了个滚,抄起自己的弯刀,就要朝着亚尔德冲过来。

    原本挡在菲斯卡身前的妮蒂亚,见状连忙从对方身前闪开,让亚尔德直接暴露在对方刀下。

    看到妮蒂亚这幅从心的样子,亚尔德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就不能有点志气?上去稍微动动手装个样子都不行吗?

    不过最终菲斯卡的攻击还是没能落到亚尔德身上,因为就在她冲到亚尔德身前的时候,新的一层神力屏障再度出现了,将她全身上下全都包裹起来。

    还是那种贴身包裹,一丝一毫缝隙都没有漏过。

    咳咳。

    见到菲斯卡脸上突然怪异起来的表情,亚尔德扭开脸,装作若无其事的轻咳了两声道,“总之不要着急打打杀杀的,坐下来好好说说不行吗?”

    咔嚓!

    话音落下,又是一声快门声响起,妮蒂亚这家伙,看到菲斯卡被定格在冲刺的动作上,又是捡起相机,对着菲斯卡就是一顿狂拍,快门声连成片,闪光灯差点把菲斯卡闪瞎了。

    “妮蒂亚!你这混蛋!”

    “哦哦!不要叫!不要生气嘛!啊啊,眉头也不要皱起来,那样就不好看了!”一边说着,一边疯狂的拍照,到最后妮蒂亚居然丧心病狂的趴在地上,试图从低角度拍摄。

    “你这家伙!就不能少给我添乱!一边玩去!”劈手夺过妮蒂亚手中的相机,抬手将这家伙扔了出去,亚尔德真是后悔将菲斯卡带到妮蒂亚面前了,这蓝头发的女神,除了帮倒忙之外,一点用处都没有!

    “咿呀!”妮蒂亚尖叫着飞了出去,随后扑腾着趴在了地上,脸着地。

    刚刚在旁边看热闹的阿兰尼雅几人则是凑了过来,好奇的看着菲斯卡,“似乎还是有点不一样呢。”

    阿兰尼雅看了看菲斯卡,又看了看埃尔弗拉,两人身上的神力波动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虽然同为自然之神,埃尔弗拉身上的气息就比菲斯卡身上的要多了一种诡异狡诈的感觉。

    唔,虽然能够从气息感觉到性格这种事情说出来有点离谱,不过在场的神明和亚尔德的感觉可不会出问题。

    “当然不一样,最起码人家没有像你们一样,把自己的世界给玩坏了。”挠了挠头,亚尔德真是想不出来,要怎么说服菲斯卡这家伙,她这脑袋里的想法僵硬的很啊。

    而就在亚尔德头疼的档口,手里的相机却是开始缓缓地将刚刚拍摄的照片吐了出来,看着手里的照片,亚尔德挑了挑眉毛,没想到妮蒂亚这家伙还挺有摄影天赋的,每一张照片上的菲斯卡看上去都别有韵味。

    尤其是最后一张。

    圣光啊!

    “你们……是什么人?”亚尔德的神力屏障将菲斯卡的脑袋留在了外面,因此她现在能够清晰得感觉到,身前这几个人,身上全都弥漫着神力的气息,只是这神力气息之中,似乎夹杂着一些其他的能量。

    力量波动的大小,和妮蒂亚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就是说,眼前这些人,全都是……神明?

    可这个世界的神明就那么几个啊!她全都认识的啊!这些神明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尤其是那两个长耳朵的家伙,看上去根本就不是人类!

    拉克丝几人身后的亚尔德,这会儿正捏着鼻子,悄摸的将其中几张被圣光笼罩的照片塞进怀里,一边塞,还一边瞅了瞅四周,没有看到爱莉妮的身影才算是放下心来。

    “你都已经猜到了吧?就和你想得一样,我们也一样是神明,只不过不是这个世界的神明而已。”埃尔弗拉摊开手笑道,虽然之前的世界破碎颇为可惜,可现在浮空岛上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快之处,相反,比起以前只能呆在神国之中的日子,现在的生活明显要好了不知道多少个级别。

    不过最让埃尔弗拉惊讶的,还是这个世界的神明,居然没有一个建立自己的神国,一个个全都能够使用自身的本体在主世界四处活动,可比她们当初自由多了。

    “不是这个世界!?”显然,菲斯卡对于同为神明的埃尔弗拉等人态度好了不少,并没有像面对亚尔德一样上来就想要动刀子砍人。

    “啊啊,多谢款待,她们是和我一起来的,因为这些家伙之前将她们原本的世界玩儿崩溃了,要不是我带着这些家伙从那个世界上分离,这些家伙已经跟着之前那个世界一起被虚空碾碎吞噬掉了。”拍了拍衣兜,亚尔德捏了捏鼻子,一脸满足的说道。

    “多谢款待?什么意思?”听到亚尔德这话,菲斯卡有些不解的挑了挑眉毛,她好像没做什么……刚想到这里,眼睛一转就看到被亚尔德放在桌边的相机,再加上之前看到妮蒂亚从那个装置里面拿出了她的照片,一双眼睛不由得瞪了起来。

    “你!你也是个混蛋!”

    “咳咳,这话可不能乱说,还是说正事儿吧,总之事情不像是你想得那样,我寻找灾厄碎片也不是为了对这个世界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只是需要这东西打开一个时空通道而已。”摊开手说着。

    而听到时空通道这个字眼,菲斯卡扯起一个讥讽的笑容,“打开时空通道?让虚空的大军畅通无阻地前来侵占这个世界吗?”

    “啧,头疼,怎么就不相信呢,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去找愿意说的人好了,那个大地女神的位置,你总知道了吧?要说一个神明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这种事情我是一点都不相信的。”

    “还不是你们这些虚空入侵者干的好事!若不是你们,温妮亚怎么可能会消失!我又怎么可能回落到现在这幅境地!”自从几十年前开始,南方大陆的自然环境就开始大幅度衰退,森林更是迅速减少,她这个力量并不比温妮亚差多少的神明,现在居然衰退到这种地步!

    “哦?虚空入侵者做了什么?”竖起耳朵,摆出一副倾听的样子,亚尔德还真想知道这个叫做菲斯卡的自然之神,究竟如何才会跑到这么一个穷酸的地方呆着。

    “明知故问!还不是那些人类!被你们鼓动着大面积的砍伐森林,破坏自然环境!仅仅几十年而已,就让我的神力衰退到连妮蒂亚都打不过的地步!”

    “唔嗯,还有呢?”摆出一副笑脸,亚尔德笑眯眯的等着菲斯卡继续说下去,脾气暴躁果然也是有好处的嘛。

    “还有那个海洋之神!不过是这数百年来才出现的新生神明!居然莫名其妙的迅速膨胀起来,现在连我都要躲着那家伙了!”一提起海洋之神,菲斯卡就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在她心中那个海洋之神更加令她讨厌。

    不过话说到这里就停下了,因为菲斯卡已经反应过来了,瞪着亚尔德,“你居然套我的话!?”

    “不不,我没有,你不要乱说,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这不都是你自己说出来的么?”挠了挠下巴,亚尔德想了想,虽然菲斯卡说了这么多,不过半个字都没有提到那个大地女神,也没有提到他最关心的系统模块。

    这就有点可惜了,不过神力大幅度衰退么,看来是南方大陆上的人类迅速的发展进程导致的,南方大陆这边的人,还真是开窍了,人类的大幅度发展,自然会导致自然环境的破坏,这在地球上可都是人尽皆知的历史了。

    倒是海洋之神让他有点意外,居然是个新生的神明,海洋自然也是属于自然的一部分,在海洋之神出现之前,那些海洋之神的教徒大半应该都是属于自然女神的信徒吧?

    不过大地女神那边,她的消失应该也和人类的举动不无关系,究竟是什么行为,才会导致一个神明无端消失呢?
Back to Top
2019年跑狗图自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