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十八岁也是孩子

    最终奖励

    ——侍臣焕晶

    陈星羽看着出现在眼中的界面信息,不由的有些出神发愣。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历练,他总算在昨晚完成了所有的试炼任务,得到了这最终奖励。

    又一枚能够召唤出异界生命体,并能定下契约的侍臣焕晶。

    这本该是一件值得他雀跃的事,可一想到要是召唤出来的家伙,万一又是像家里那位那样的,他就不禁有些头疼。

    而且更令陈星羽郁闷的是,这枚侍臣焕晶还不能用,准确的来说,是在当前阶段无法使用。

    ——侍臣焕晶(封)

    注:该物品当前阶段无法使用,请于游戏进展至第二阶段时尝试。

    看到物品信息的时候陈星羽不禁有些郁闷,感觉自己这段时间拼死拼活的努力都白费了一样,不过仔细一想,这何尝不是一种平衡机制呢。

    让所有完成了最终试炼任务的人,都只能在第二阶段召唤出各自的契约侍臣。避免一些率先召唤出侍臣的人,利用侍臣的强大力量提前铲除一些对手。

    不过这种平衡机制对于像陈星羽这种处于第一阶梯,早已遥遥领先的人来说,意义就不大了。

    俗话说一步先,步步先。

    机缘巧合之下,已经先人一步召唤出了赤焱的陈星羽如今完全有了碾压世间规则的能力,但他并没有想要用赤焱的力量来干些什么的想法。

    主要是人家也不听他的。

    “陈星羽……陈星羽!”

    正在讲台上讲解高考重点题型的中年男老师点到了陈星羽,可叫了半天都没人回应,眉头一皱,看了过去,结果发现陈星羽竟然在神游天外,脸上的神情顿时阴沉下来。

    “喂!唉~”

    上课也不忘在手机上把妹的富大少意识到情况不妙,赶忙叫喊起邻桌的陈星羽,情急之下,直接一脚踹在了陈星羽的小腿。

    “啊!什么?”

    被一脚踹醒的陈星羽茫然地看向富大少,只见这位富二代正努力地朝着他使眼色,示意他看上面。

    陈星羽立刻就明悟过来,暗叫糟糕。表情尴尬地转向讲台,看见的是中年男老师一张怒火中烧的臭脸。

    中年男老师狠狠地瞪了陈星羽几眼,却也没说什么,继续上起了课。

    课上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但下课后陈星羽可是被叫到了办公室给好好地训了一顿,毕竟陈星羽可是众多老师看好的好苗子,在高考的冲刺阶段,怎么能够容忍像陈星羽这样的学生上课开小差。

    要不是有女教师林薇及时出面帮陈星羽开脱,恐怕接下来的课陈星羽都不需要上了。

    林薇陪着陈星羽从办公室出来,怀里还抱着几本教材,她刚好下一节有课。

    陈星羽差了一个身位跟在林薇的身后,无论是表情还是动作都显得有些拘束,目光不时瞟到林薇那被套裙勾勒出的窈窕腰肢和摇曳的丰臀,随即又赶忙将视线移开,可空气中的怡人香味却是挥之不去。

    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大男孩,正值年轻气盛的时候,如此近距离的跟随一个性感靓丽,浑身上下又都散发着魅力的成熟女性,不免有些内心激荡。

    要说美貌身段,林薇无疑是十分罕见的美女,还是那种不施粉黛,也能明艳动人的天然美人,不似如今盛行的人造货和网红脸。

    但要说有多逆天,却也不见得,就陈星羽所熟识的女孩中,柳生霁月和赤焱就丝毫不比林薇逊色,甚至更甚一筹。

    但她俩却一个输在年轻青涩,没有那股岁月沉积出来的妩媚女人味儿,另一个则完完全全输在没有丝毫女人该有的味道,除了足以自傲的颜值和身材外,剩下的就只有满腔酒精和满脑子暴力了。

    在心中暗自比较的陈星羽不知怎的,脑海里徒然冒出了另一道倩影。

    “比起成熟和女人味,果然还是琬香姐完胜呢。”

    不得不说,陈星羽是个正儿八经的御姐控。

    “星羽,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要不要和老师说说?”走在前面的林薇突然脚步一顿,扭过身子关心问道。

    陈星羽本就是她很看重的一名学生,无论是成绩还是品性都很优秀。更因为家庭和身世的缘故,让她平时对陈星羽更是格外关注,这就令她敏锐的察觉到近段时间以来陈星羽的异状。

    上课不时会发一会儿呆,对学习也没有了以往的热情,对学校里的事都提不起兴趣,整个人看上去明显就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虽说林薇早就发觉了陈星羽的异样,想要好好和陈星羽谈谈,但总找不到好的契机,这回儿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这不仅是作为教师的职责,也是出于由衷的关心,毕竟陈星羽的身世,往往会激起一些女性的母爱。

    这时陈星羽还在心中联想,完全没有注意到前方的情况,因此林薇的徒然驻足差点没让他反应过来。

    不过好在他的身体反应远超常人,及时止住了身形,没让自己迎面撞进美女教师的怀里。

    “啊,没……没有啊!”猝然从联想中惊醒过来的陈星羽下意识的回应道,目光有意躲闪林薇的直视,微微垂目。

    于是,陈星羽不出意外地就注意到了美女教师胸前那被峰峦撑起的美妙弧度,尽管没有露出丝毫肤色,但那种总呼之欲出的既视感,依旧充满了无尽的吸引力,看得陈星羽双眼有些发直,体内也有些某明的燥热。

    有富大少这样的损友常伴左右,多少对于某方面的知识耳目共染,心中不禁暗叹:“这绝对有c,不……应该是d杯吧。”

    “星羽,你有在听我说话嘛?”林薇嗔怒道,眉头微蹙,但脸颊却泛着令人遐想的红晕。

    虽然没有直接看到陈星羽的眼神,但那道炽热的视线却让林薇无比的熟悉,至今为止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用这样的目光盯着她看过。

    “啊!没,哦不......在听,在听呢!”陈星羽慌不择乱的回答,身子都因为紧张的缘故给绷直了。

    抿着嘴唇的林薇瞪着一双明眸,尽管心中有怒火,但林薇却不敢多言一句训斥的话,这不仅是出于自己脸面的考虑,也同样顾虑到两人师生之间的关系。

    陈星羽被林薇盯着浑身不自在,可理亏的人是他,自然要摆出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低头颔首,一动不动,听候发落。

    “去上课吧。”林薇咬着贝齿吐出这话。

    听到这话的陈星羽如释重担,小心翼翼地应了一声。

    看着逃似的溜走的陈星羽,林薇心中复杂的难以言喻,回想自己一生,好像还从未真正谈过恋爱,即使是在大学的时候,也只是一头闷在学习考研中,无暇他顾。

    要说内心没有渴望过,那是不可能,寂寞空虚的日子每个人都会有,林薇自然也不例外。

    然而林薇从小就坚信缘分这种东西,觉得缘分到了,就一定会遇见那个一见钟情的人。所以大学毕业了五年,都还没有交到男朋友,不是缺乏追求者,而是没有感觉。

    这不,想着想着脑海中那个憧憬的面孔竟然就变成了陈星羽的样子,思绪也不由自主的往某方面遐想起来。

    “啊,林薇,你瞎想什么呢,他还只是个孩子!”林薇捂着有些发烫的脸颊心忖着,随即又想到人家已经满十八岁了,法定上已经是成年人了。

    “那,那也只是个刚长大的孩子。”
Back to Top
2019年跑狗图自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