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 被人威胁了

    【笔♂趣→阁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喜欢吃芥蓝吗?

    春天这个菜很嫩,芥蓝中胡萝卜素、维生素c含量很高,远远超过了菠菜和苋菜等被人们普遍认为维生素c含量高的蔬菜。

    能清心泻火,清热除烦,能够消除血液中的热毒。适宜于容易上火的人士食用。

    促进胃肠蠕动:芥蓝中含有有机碱,这使它带有一定的苦味,能刺激人的味觉神经,增进食欲,还可加快胃肠蠕动,有助消化。芥蓝中还含有大量膳食纤维,能防止便秘。

    美白皮肤:芥蓝菜含有极为丰富的营养物质,可清血,促进皮肤新陈代谢,防止色素沉淀,补充皮肤养分,常吃能美白皮肤。

    你喜欢吃芥蓝吗?

    ……

    叶清买了一些好的棉布打算拿回去让几个丫鬟做成里衣。

    既然外面穿的都买了,那里面的也不能省了。

    反正买了这么多也不差那一点,而且她也准备拿出几匹布送给叶文山,让他去送叶家那些没有拿到礼物的人。

    主要是叶文山,几乎不会出门买这些东西。

    到时候他请叶家那些人来吃饭,要是他们没有东西拿。

    就怕她们闹,骂叶文山不孝顺,想到她们,叶清一阵头疼。

    自己不想对她们好,但确实没有办法让叶文山跟着自己的态度去做。

    别说在古代,这么看重孝道的世界,就算是在后世,赡养老人也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现在好就好在和叶家那两老脱离了关系,不然就叶江氏那贪婪的本性,要阻止她来找自己要东西,还是很难的。

    叶清选好布,叶兰就先去找朱掌柜算账去了,这些布匹的成本价她虽然不清楚,但对外的售价她是知道的。

    多少也能便宜一些,虽然现在她也知道叶清看着就是有钱人了,但能省就省。

    那边朱掌柜的扒拉了一会儿算盘,说道:“就叫你那个堂妹给我三十一两银子就可以了。”

    叶兰自己也算了一遍,原本的价格应该是三十九两,看来朱掌柜确实给叶清算便宜了比较多,她抬头道:“谢谢朱掌柜的。”

    “没什么好谢的,以后让你家妹子多到咱们这里买东西就行。

    这么干脆的客人,我这里也很少遇见呢。不过,你这妹子既然有钱,有没有打算帮称一下你家。

    你那口子,听说是个捕快是吧?要是能在上面走走路子,就能把你相公调到咱们镇上了。

    就不用夫妻分开了,你说是吧!”

    叶兰笑道:“你说我家那口子啊,下个月他就要调到我们镇上了。

    所以这事不用劳烦她啦!朱大嫂,我先过去和她说算好账了。”

    “嗯,去吧去吧!”朱掌柜叫人过来把布裁好包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走到朱掌柜这里,轻声开口问道:“朱掌柜,我今天来拿点碎布头。”

    朱掌柜看了她一眼,弯腰从柜台底下抽出一大包的碎布头放在她面前说道:“这一包都拿去吧。”

    蓝寡妇从身上掏出带着温热的一小串铜板放在柜台上,微笑着说道:“这是十六文,您看够吗?”

    朱掌柜见叶清走了过来,眼眸一眨,伸手把铜钱推了过去,“今日这些布头不用钱,都送给你了,你也不容易。”

    “真的,那就谢谢朱掌柜了,您真是好人。”蓝寡妇连连感谢。

    叶清见到这一幕,倒是认真看了一眼朱掌柜,没想到这个老板娘人还挺好心的。

    她想了一会儿,自己要给大姑和三堂姐开个成衣铺子,但毕竟她们算起来都不是生意人。

    不如找一个对这一行资深的人带头来做这个事。

    她笑着对朱掌柜说道:“朱掌柜,冒昧问一句,您有没有打算把铺子再做大一些的想法?”

    朱掌柜明显怔了一下,作为商人的直觉,她立刻盯着叶清笑问道:“钱夫人说这话的意思,难道是想有买卖和我做?”

    “买卖倒是有一桩,不过在这里谈不合适,过两天你要是有空,到全福客栈来找我吧。”

    朱掌柜沉吟了起来:“那行,对了,后天吧,后天下午我去找您?”

    “可以。”叶清点头,她付了钱。

    叶清和朱掌柜这么说,是想通过和朱掌柜的合作,能够解决一些货源。

    以后自己这边加工出来的衣服,也可以让她代为销售。

    古代可没什么专利之说,而且衣服这种东西仿造山寨起来很快的。

    加上庄园还没建设起来,种植那块没个两年时间也不会成为规模化。

    靠目前的空间,想省下原材料也不现实。

    不如找个精通这方面的人一起合作,她也可以当个甩手掌柜什么的。

    叶清正要走,蓝寡妇突然站到了她面前。

    “叶神医,请留步!”

    “唔……大嫂,你有事吗?”叶清顿住脚步,看着她。

    蓝寡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叶神医,多谢您上次救了我儿,我家蛋蛋醒过来之后,说要亲自向您磕头道谢。

    不知您可不可以去我家一趟,还有那个……能不能再帮我看看他好利索了吗?”

    叶清淡淡一笑道:“道谢就不用了,你儿子上次只是轻微中毒,解毒了以后好好调养就没事的。

    要是你觉得不妥,可以带他到全福客栈来找我,不过,我现在倒有件事想问一下你。”

    “您尽管问。”蓝寡妇抬头,叶清虽不肯去她家,但她也不会介怀。

    “就是你儿子上次吃的那个有毒的种子,是在哪里吃到的?”叶清问道,她那天其实就想知道,那橡胶树种子是从哪里来的了。

    橡胶树可是十分有价值的经济作物啊,曾经某国人因为这种东西在他们国家种不了,还侵略了一个东南亚的小国。

    蓝寡妇愣了愣,沉思了一会儿才说道:“听他说是在西山北边树林里找野果子吃的时候捡的。”

    “多谢。对了,听说您绣活不错,会做鞋垫子?”

    “粗浅手艺,不值一提。”蓝寡妇微笑道。

    叶清一怔,突然觉得这蓝寡妇说话挺斯文的,不像是一个普通的村妇。

    “冒昧问一下,您以前念过书吗?”

    蓝寡妇轻轻点头:“小的时候,跟着我姥爷念过几年,后来家道中落……”

    叶清闻言,又问:“那您能抄出一本完整的千字文吗?”

    “千字文,那很简单啊,叶神医……您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叶清听见她这么一说,开始认真打量起她。

    见她虽然衣服破旧,但全身上下倒是很干净,头发也梳得整齐,衣服洗得有些发白,没有补丁。

    手虽然粗糙,但却比平常农妇要白净,不像是会种田的,估计就是靠着绣活过日子吧。

    一个人能养大儿子,也挺不容易的。

    会认字,还能写。

    自己正好想找一个人来教几个小丫鬟们学认字,这不是现成的一个老师吗?

    叶清突然对蓝寡妇问道:“您儿子的启蒙那些也是您教的吗?”

    “您怎么知道的?”蓝寡妇不解的看着叶清问道。

    “猜的。”叶清一笑,然后继续问道:“不知您可不可以在这写几个字给我看看?”

    “写字?”

    “嗯。”

    “好吧。”

    虽然不知道叶清要她写字做什么,但蓝寡妇还是走到朱掌柜面前和她讨要纸笔。

    过了一会儿,蓝寡妇把写好的几个字拿过来给叶清过目。

    “索居闲处,沉默寂寥。”

    叶清看着面前的几个字念了出来,字体秀气工整,像是经常书写的人。

    她暗暗点头,笑着对蓝寡妇说道:“蓝大嫂,不知您有没有意向到我这儿来当个管事嬷嬷?”

    蓝寡妇愣了,“去您府上当管事的?这……”

    “也不算是嬷嬷吧,应该说是女夫子才对。”

    “女夫子?”

    “嗯,我那有几个十岁小童,正想让她们学学认字。

    要是您有意向的话,可以过来帮我教教她们,要是方便的话绣活这些也可以顺便再教教她们。

    另外我不和您签卖身契,只签约十年活契,每个月我给您三两银子的工钱如何?”

    “原来如此,不过真的有三两银子一个月的工钱?”蓝寡妇眼睛睁大,不敢相信的问道。

    三两银子,那可是自己卖几个月的鞋垫子都卖不到的钱啊。

    而且去当女夫子,那地位上和卖鞋垫子的差别大了去了。

    “不瞒你说,我原本打算秋天的时候送几个小丫鬟们去女子学堂念书的。

    可惜书院那边不收贱籍的孩子,所以我打算在家中请人教她们。

    若是您有意的话,明天就过来找我吧,我这边还可以提供食宿给您和您儿子。”

    蓝寡妇听叶清这么一说,哪有不同意的。

    她千恩万谢的对叶清点头,说明日一定登门拜访。

    她本名蓝秀玥,早年间也是书香门第出身,家中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有些家资。

    后来因为一场变故,家道中落,她就嫁给了镇上一个同样落魄的秀才为妻。

    蓝寡妇的相公体弱多病,家中无父无母,虽然是个秀才,日子却过得很是清贫。

    为了给他治病,家中越发贫困,可最后她的相公还是早早抛下她们母子去了。

    留下孤儿寡母的一双人,为了孩子她也没有再改嫁,蓝秀玥把家中的五亩薄田租给人去种。

    自己上街卖起了鞋垫子,小手帕之类的东西。

    原本以为生活就是这样过下去了,等她再攒出一些钱,就送儿子去学堂里念书。

    没想到,她居然有幸能遇见叶神医这样的人,这让蓝秀玥霎时就百感交集,不知说道什么好了,只是低头抹泪。

    叶清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对她说道:“我明天上午等您过来。”

    说完她就吩咐外面的李果敢进来把布和衣服都装上车,便和叶兰她们告辞了。

    等她走了,朱掌柜就把蓝寡妇叫住,和她打听叶清救活她儿子的事,顺便恭喜她找了一份好差事。

    叶兰也神色不明的站在一边想事儿,看来她得回去和相公商量一下开铺子的事,也要去找一下大姑……

    坐在马车上,叶清开始细细的算着自己还剩下多少钱,发现这些天她也没花掉多少,大部分还是钱君宝的钱。

    不过,她想起自己还要去闻人家赚钱的事儿,决定明早就去。

    那求医的告示上可是说了,救活他们家的儿子,闻人家愿意拿出一半家资。

    虽然不知道闻人府有多少家资,但真要去救那个闻人少爷的话,自己也会打听一番的。

    而且闻人老爷还是个胡夏人,又是个官员,叶清觉得要是她提出和他要一些奇珍异兽,或者奇花异草什么的,他们家应该有点门路吧?

    现在她对收银子,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了,倒是收集一些能够和空间兑换的动植物有很大的兴趣。

    空间金币多,才好换到更多有用的东西,也能更快的让小夜从空间里头出来。

    还有上次钱君宝提起过的小老虎什么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让他的朋友从京城送过来?!

    不过说实话,她对这件事没抱太大希望,当然有就更好了。

    过些日子,她打算也逛逛崇阳镇的花草市场,去看看有没有价值高的花草。

    坐了一会车,叶清嘴巴有点干了,她掀开车帘子看了看外面,见到了集市附近的路上。

    她转头对叶舒云吩咐道:“舒云,去叫李护卫停车,我们下车去吃凉冻。”

    “好咧!”叶舒云一听有凉冻吃,飞快的答应。

    刚走下马车的时候,叶清一眼就看到了从另一头走过来的叶熙。

    这里并不是回客栈的那条路,他怎么在这?

    叶清立刻敞开嗓子喊道:“叶熙,小熙。”

    叶熙听见姐姐的喊声,回过头看见叶清和叶舒云,马上走近几步,喊道:“姐,云儿?”

    “见过少爷。”舒云道。

    “你这是要逛集市吗,已经放学了?”叶清问道。

    “嗯,放学了。姐,你们也是来逛集市的?”

    叶清点了点头,“你身上有钱吗,怎么一个人到这儿来了?”

    “我只是想买一张彩纸。”叶熙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买那个做什么?”叶舒云好奇的问道。

    “包东西。”叶熙没有多讲。

    叶清眼眸闪了一下,也没多问,笑着说:“你口渴了吗?要不要先和我们一起去吃凉冻,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他们刚好在坊市的大路口,还有许多的人陆陆续续的经过,刚才她那么一喊,已经有不少人看过来。

    叶熙也注意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立马高兴的应道:“好,谢谢姐姐。”

    “我们姐弟俩不用这么客套,走吧。”

    叶清也不喜欢被人围观,所以率先朝附近的一家凉冻摊子走了过去。

    这个摊位的位置不错,不过现在还不到晚市时间,摊前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客人。

    崇阳镇这边的凉冻有好几种,黄的是用桂花蜜调的。

    黑的是仙草烧的。

    传说建州有人采集草药医治中暑的母亲时,自己也中暑,醒来后发现天然形成的仙草冻,便采集仙草治好了母亲的病。

    由于其神奇的消暑功效,被誉为“仙草”。

    这种东西就是后世人经常吃的那种仙草冻了,加上奶茶和一些干果的话就成了很受欢迎的“烧仙草”了。
Back to Top
2019年跑狗图自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