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三十八章 还烧了壶开水

    


    “我更喜欢另一句话,你会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对于闵学的不配合,夏目美纱再次表示遗憾。 x 23 u s

    当然也仅仅就是遗憾而已,虽然她是有那么点欣赏面前这男人,好吧也许不止有点,但并不足够到违抗上面命令的程度。

    事实上听说这次如果不是上面突然有人发话的话,直接就会是绝杀的命令,压根儿不会有刚才的会面。

    只可惜随着闵学的拒绝,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夏目美纱打了个响指,客厅玻璃忽然破碎,一个穿着马丁靴的风衣男,踏着玻璃渣,举枪指向闵学等待最后的命令。

    好家伙,看手套,这八成就是视频里那个“蜘蛛人”了。

    闵学这里虽然没十六楼那么高,但楼层也不低呐,这家伙就一直在外面扒着来着?

    爱好真独特。

    行吧,闵学好像没啥吐槽的立场,因为被枪指着思绪还能如此飘忽的人,似乎更独特...

    “闵桑,真的不再考虑下吗?”夏目美纱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

    闵学却相信只要他再次给出否定答案,对方一定会毫不留情第一时间下达杀戮指令。

    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闵学忽而说了一句,“你们不会觉得,我回来就真的只打扫了个卫生吧?”

    夏目美纱脸色陡然一变,什么意思,难道这个男人留了后手?不可能吧,她进来了这么久,怎么一点儿发现都没有?

    就在夏目美纱悚然而惊之际,闵学忽的动了。

    不等她发出开枪指令,闵学电光火石间一扫桌上的茶壶,后者带着蒸蒸热气腾空而起,风衣男下意识拿抬起双臂挡在脸前...

    “啊!”

    惨叫声不出意料的响起,刚烧开的水啊,肯定烫秃噜皮了,同情半秒钟。

    应激反应下,风衣男手中的枪同步脱手向地上落去。

    前一秒还在下坠的枪,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另一人手中。

    是闵学,他一个纵身飞扑,等再落地站立时,枪已稳稳端在手中。

    合着三四米的距离,对你丫来说根本不存在?

    这是什么样的神反应和速度?

    局面瞬间颠倒。

    “哦没错,我不光打扫了卫生,还烧了壶开水...”,无视夏目的错愕表情,闵学终于将前面的话补充完全。

    这话相当实诚,不是托大,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的,他也没想着对方会这么快上门呐。

    至于如何处理二人并没让闵学伤脑筋,因为就在形势倒转之际,一阵破门声响起,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察闯了进来。

    带队的,是表情严肃到近乎刻板的关弘济。

    “您来的可真及时,”闵学麻溜儿的放下枪,表示束手就擒配合调查。

    对关弘济的及时赶到,他并不意外。

    “北连南关”从不是浪得虚名,即便事先二人并无沟通...

    在网上视频出现的那刻,虽然心里骂着兔崽子,但关弘济还是马上猜到了闵学的意图,于是乎监控周边等待嫌犯出现再亲自带队实施抓捕也是应有之意。

    这也算是闵学留的一个后手吧,他总不会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赤手空拳对抗各种暗杀而真的毫无准备。

    此外,还要感谢由夏目美纱亲自带来的视频证据,将伊晓案件安排的明明白白,省了不少事儿。

    但闵学仍旧有个麻烦,来自于广泛流传网上的假视频,即便初衷是为了引出真凶。

    习惯于在某人carry全场后才赶到的一支队员工们,熟门熟路心照不宣的善起后来。

    闵学则随手套上晴妹子友情提供的运动装外套,跟着关弘济先行故地重游。

    笔录是少不了的,但既然主导案件的是关弘济,又有被安排的那么明明白白的人物证,闵学要择出来当然不难。

    案子在三天内解决,关弘济的军令状圆满完成。

    刑总,一支队队长办公室。

    再度回到这里,有种说不出的味道,起码从闵学的角度出发,很是感慨。

    坐于桌后的关弘济打量了闵学许久才开口道,“关于此次事件中你的种种做法,上面的处理决定还没下达,今年的优秀就不用想了,处罚应该也不会轻...”

    闵学轻笑打断,“无所谓的,关队您这又何必,您应该清楚,我这次来只是想正式提出辞职申请。”

    安静,室内除了安静,别无其它声音。

    关弘济依然没有问为什么,因为闵学前晚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且做事的手段早已不再拘泥于规则框架内。

    这个孩子是他看着一路走过来的,能力奇强,成长过程却非一帆风顺,途中经历多少艰难险阻,都一一从容化解,真是...太可惜了!

    有了前日的铺垫,关弘济对此结果并不意外,但却仍旧接受不能。

    一时间,思绪万千,关弘济竟忽然不知从哪里开口。

    闵学打破室内的安静,提了个问题,“关队,夏目美纱那个同伴的身份,能否为我解惑?”

    “廉成,华日混血,和夏目美纱二人是儿时邻居,后因父母离异,随母亲定居香湾。”

    关弘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曾效力于蒋丰茂团伙,是蒋的八大义子之一,该团伙覆灭后,在逃。”

    蒋丰茂?

    还真和这厮有关?

    闵学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他之前随便那么一个假设,居然如此的靠谱。

    这么说主导此次事件的,是廉成喽?

    怪不得对方会对他如此清楚了,毕竟香湾那段公案距今已久啊...再加上青梅竹马间接因他被捕,廉成这也算是新仇旧恨一起报了吧?

    既然廉成有着如此充足的报复理由,那么夏目口中的“庞大组织”究竟是真是假?

    没有答案,因为廉成一力承担了所有事情,并称之所以录像,是为了回味复仇的快感。

    至少从现阶段明面证据上看,此次事件完全是由廉成背后一手操控。

    虽然作为幕后黑手,廉成落网的也太快太简单了些,简直虎头蛇尾,但谁让他直面的对手有点变态,连二对一武器占绝对优势情况下都能瞬间翻盘呢?

    这样的落网,在廉成看来,真是个天大的意外。

    “您看,刑警是个多么高危的职业啊,蒋丰茂那么久远的事儿,都能牵扯到现在来,”闵学嬉皮笑脸道,“所以啊关队,我那申请您就赶紧的报上去给批了吧。”

    危不危险的你第一天知道?

    关弘济丝毫没被闵学插科打诨过去,只是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反正闵学也知道,公务员辞职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提交申请后也不是老关一个人说的算,少不得走一系列流程,于是乎赶紧的告辞走人。

    走出刑总的一路上,面对各色目光,闵学一律回以灿烂的微笑。

    蔚蓝的天空,自由的空气。

    正所谓,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啊!u

    
Back to Top
2019年跑狗图自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