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Miracle」

    平泽唯深吸一口气,仿佛是各类幻想作品中即将放必杀技的主角一般,面色凝重地说道:“那一定是……”

    “一定是……?”x2

    面对四双充斥着疑惑与好奇的眼神紧紧锁定着,似乎让这位总给人一种轻飘飘感觉的少女,也稍微有些慌了神。

    “唔……”平泽唯小心地吞咽了一口唾沫,方才再度开口道,“用生命去演唱什么的……吧?嗯!一定!”

    不你那种充满了不自信却又偏偏在句尾进行自我暗示自我肯定的说法,完全不能令人信服不是吗?

    秋山澪和琴吹紬两人闻言一愣,随后同时一下子泄掉了胸腹中那股禁憋着的气息,肩膀猛地往下一耸,刚才还充满着求知欲的脸上,一下子失去了光彩。

    倒是田井中律,似乎从一开始便料到了从这位呆萌少女口中得不到什么正经的答案,因此听到刚才的话语后,只是略感好笑地摇了摇头,用双手重新固定了一下头顶的发卡。

    “呼……”

    姜煜嘴角抽了抽,暗嘲道刚才居然会期待对方答案的自己,果然也是一个笨蛋吧?定了定神后,他擦掉脸颊上的汗水,语调无力地解释道:“倒也没有到那个程度吧……”

    “是、是嘛……”

    平泽唯干笑了两声,但向来是乐天派的她,很快就将这件事儿抛在了脑后,转头跟还没有恢复过来的秋山澪商量起了演奏上的一些问题。

    贝斯和吉他同样作为弦乐器,在一些指法和技巧上,理所当然的有着一定的共通之处。

    琴吹千夏从思考中回过神来,面色复杂地把姜煜拉到了角落,郑重地问道:“虽然之前已经问过一遍了,但我还是要多嘴一句——你真的确定要把这首歌交给小紬她们演唱吗?”

    闻言,姜煜脸上那由于被突然拉走的惊愕消失殆尽,化作了柔和而真诚的笑容,语气笃定地说道:“无论琴吹老师你问我多少次,我的回答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煜君~~有个问题需要请教一下~~”

    不远处,秋山澪发出了求救的呼声。

    琴吹千夏露出了有些释然,又似乎是有些无力的表情,唇角微微勾了勾,形成了一个转瞬即逝的弧度,严肃而正式地开口道:“我一定会让她们唱好这首歌的。”

    “马上就来!”

    扭头回应秋山澪呼声的姜煜,自然没有看见琴吹千夏脸上的细微变化,闻言只是点了点头,略带笑意地说了句:“这样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

    “我回来了~”

    站在玄关处朝屋内喊了一声后,姜煜转身坐下换起了室内鞋。就这一小会儿的功夫,他便听见家里的木质地板由远及近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咚咚”声。

    他侧了侧身子,扭头看去,果不其然,还是那一袭熟悉的橙色仓鼠斗篷。

    姜煜刚想开口说话,自家妹妹一句“问责”便劈头盖脸地俯冲了下来。

    “回来得太晚啦~~哥哥!”

    看着小埋气鼓鼓的样子,姜煜不禁失笑,随后在其翻脸之前,连忙把脸色一正,双手合十安抚道:“嘛嘛,关于这点的确是我的失误,不过好在那边的事情也是顺利完成了。”

    在琴吹千夏的录音室里,他拿出了后,又顺便跟htt四人谈论了一下他对于这首歌的理解,着重解释了一下何为他认识中的“充满灵魂的唱法”。

    之后嘛,恰巧到了午饭时间,他自然不可能在一群人的热情邀请之下告辞离去,因此只得同htt四人以及琴吹千夏一起吃了一顿寿司外卖,顺便又录制了几首久违地打算上传到n站的歌曲。

    当然,他也没忘了之前答应浅川的事情。一个多月过去了,虽说他没有太刻意地去关注,但在偶尔登录自己的社交网络的时候,也确实会发现一些来自大洋彼岸的留言。

    最是难却故土情,一朝江湖逢,蜀音未改,乡音犹昔。

    作为一个骨子里有着家国情怀,以及文化自信的年轻人,姜煜很难抹消、也不想抹消这些情绪对于自己的影响。

    现在他是还处于夯实地基的积累阶段,若是到了后期随心所欲的阶段……

    那就到了给自家制作的作品塞私货进去的时候了。

    也正是在这种种事件的耽搁之下,待得姜煜辗转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然到了下午两点。跟他之前说好的中午之前回来,时间上产生了颇大的出入。

    言罢,深切了解自家妹妹脾性的姜煜,先声夺人道:“倒是小埋你,有好好完成任务吗?”

    “哼——!”亚麻色长发少女当即高傲地扬起了头,“哥哥你以为我是谁呢!”

    “呵呵,哪怕之前因为成绩的下滑,差点被带回去关在家里闭门补习?”

    姜煜眉眼含笑,颇为戏谑地看着自家妹妹。

    小埋当即有些泄气地垂下了头,低声咬牙道:“那是我一生的耻辱……”

    “不不不。”姜煜轻易地捕捉到了小埋的低语,反驳说道,“若是人人都像你这样,回家之后完全不看书,还每天都玩游戏到深夜,同时保持着年级第一的成绩的话……那我真的要忧虑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好吧?”

    小埋“哎嘿嘿”的傻笑了起来,试图又一次萌混过关。

    姜煜也没心思拆穿她这些小伎俩,耸了耸肩,从小埋身侧越了过去,而不知道该因为这次萌混成功喜悦还是悲哀的少女,见状也是连忙跟上。

    刚一走进起居室,姜煜便发现了懒懒散散窝在沙发上看书的霞之丘诗羽,挑了挑眉,打起了招呼:“哟!学姐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啊!”

    “啪!”的一声,霞之丘诗羽合上了手里的文库本,狭长的眸子透露出危险的光芒,似有所指地说道:“那怎么及得上百里屠苏老师长途跋涉,日理万机呢?”

    “哈……”姜煜无力地扯了扯嘴角,“关于这点,烦请学姐您绕过我吧。一旦提及‘长途跋涉’一类的词,就会让人想起辛苦这件事本身啊……”

    话音刚一落下,姜煜便感受到了一束莫名的视线。循着视线望过去,赫然发现是正直勾勾盯着电脑屏幕的加藤惠。

    所以,那束目光是……?

    天生的直感技能,制止了姜煜继续想下去。

    似是感受到了姜煜的目光,加藤惠转过头来,没有说话,只是看了几眼冰箱,又看了看姜煜本人,露出了询问的表情。

    姜煜先是一愣,随后立马便理解了这是在问他要不要吃饭的意思,连忙摆了摆手。

    黑发少女点了点头,将目光重新移回了屏幕上,细长的马尾辫随之在脑后晃荡着,在空气里划过曼妙的弧线。

    看到这一幕,姜煜莫名产生了些许安心的感觉。

    丽塔明天就要回英国了,因此今天白天一整天都会待在借宿的酒店,晚上则是会来这里跟真白住上一晚。而在他中午不在家的这一前提下,这群人中到底是谁负责中午的料理,也就不言而喻了。

    想明白其中的关键后,姜煜不由得朝加藤惠露出了一副感激而又稍显不好意思的表情。

    残念的是,正专注于游戏程序纠错工作的少女,自然是看不见这一幕的。

    嗯,大概是看不见的吧?

    霞之丘诗羽看着两人之间无声的互动,这次倒是出奇地没有产生什么烦躁的情绪。只是在感到了一股无力感的同时,也对这两人之间的沟通交流以及相处的方式,感到了几分莫名的和谐之感。

    就仿佛……这两人之间就该这样相处似的。

    但那肯定不是泛用的,同时无论对于霞之丘诗羽还是霞诗子这个角色来说,都不是正确的。

    那么……我该怎么做呢?

    美丽的黑长直发少女嘴角悄悄泛起了略显自虐的笑容——作为作家,作为创作者来讲,已经没有第二条途径可供选择了吧?

    甩了甩脑袋,姜煜先是回卧室换了一身衣服,随后搬着自己常用的笔记本,犹豫了会儿,还是选择坐到了小埋的旁边,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将一部分原画上色,同时把已经到手的一部分bgm插入到游戏里。

    不过同时的,他脑子里考虑着的,却不是手头上的事情,而是之前他的编辑黑猫告诉给他的,关于《春物》动画化公司选择的消息。

    一家是不死川文库惯常合作的动画公司,双方的熟悉程度是一大卖点,甚至可以传达一些作者方面的要求;一家是业界内有名的多开大师,经常在同一个季度拿出突破上限和突破下限的作品,只是不知道把《春物》交给了对方,是被献祭的一方,还是献祭的一方;一家是专精于改编动画的小制作公司,一个季度通常只有一部作品,但质量通常都还算得上不错,小有口碑;一家是名不见经传的新公司,名下还没有任何一部作品,只是看对方公司里的工作成员列表,可以找到不少以前有过知名作品的团队骨干。

    不过,最后那个公司的名字还挺有意思的。

    。

    翻译成中文,是的意思。

    姜煜之前会想到把的成名曲交给htt,也未尝没有被这个公司的名字提醒到的关系。

    无论是作为资深宅的前身,还是作为半个资深宅的姜煜,都已经过了根据公司名头进行选择的阶段。他通常都会大致看一看一部动画制作的staff列表,并根据staff列表,来决定自己内心对于那部作品的心理预期。

    就例如看见新房昭之的名字,你就肯定会想到那些省钱无比的线条,还有那标志性的45°回首;而看见大河内一楼的名字……嗯,主角你自己利落点把手断了,再杀妹证道,最后牺牲自己去拯救世界吧。

    而现下这几个动画公司,都只是表达了进行制作的意愿,具体的成员组成还要再商量。在这种情况下,就导致姜煜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毕竟他也是头一次介入到这个领域当中,完全没有相关的经验。

    与此同时的,姜煜心里也犯起了嘀咕——不死川文库是不是对自己太好了点?选择动画制作公司这种事情,只有那些个强势的知名创作着,才能够做得出来吧?

    例如红坂朱音、红坂朱音,还有红坂朱音什么的。

    好吧,现下业界内数一数二的强势创作者,也就只有这个名字了。

    正当姜煜苦恼着的时候,之前随手摆在电脑一侧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了起来。他闻声望去,看见来电提示上的那个名字后,不由得略感诧异地扬了扬眉毛。

    随后,他一边接通电话,一边往阳台上走去。

    起居室里姿态各异的三位少女,皆是看了一眼后,便继续埋头干自己的事情。倒不是说她们完全没有兴趣,但聪慧的少女们,自然知道什么是个人**,而什么又是干涉过度。

    不过小埋却是有些心不在焉地偷瞄ps4。

    嗯,已经好好努力了一个上午的少女,自认有资格“稍微”放松一下了。

    只是加藤惠那认真的态度,又不禁让少女有些泄气,完全不好意思提出这个想法。

    话分两头。

    姜煜靠在栏杆上,冲着电话那头,疑惑地问道:“爸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听到这话,忙里偷闲的姜河不由得笑骂道:“你这混小子,你爹我没事儿就不能打电话关心关心你了?”

    姜煜笑了两声,揶揄道:“我还真不记得爸你哪次打电话找我,是没事儿来着。”

    姜河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快刀斩乱麻地说道:“行了,我现在也不想跟你小子扯淡。简单来说,就是你爷爷希望你那部轻小说进行动画改编的时候,选择一下自家人的公司。”

    姜煜眨了眨眼,颇为错愕地反问了一句:“自家人的公司?”

    “嗯,你大爷爷的孙子,姜潜,最近来日本了,似乎是准备开拓相关业务。前几天小潜那孩子去见了见你爷爷后,老爷子就嘱咐我多照顾对方一点。”

    姜潜?

    姜煜连忙在脑海中的记忆里搜索起这个名字,最后浮现出来的,是一个颇为成熟的小大人模样的少年。

    理所当然的,已经好几年没跟对方见过面的姜煜,脑海里也只记得对方高中时期的模样。

    那时候的姜煜,自然不会跟姜潜有多深的交流。而作为高中生的姜潜,虽说会和颜悦色地对待家中比自己年龄小的同龄孩子,但自然也不可能玩到一块儿,产生多么深厚的情谊。

    姜煜暗忖,他们两人之间,大概便是那种逢年过年走亲戚时,能够玩儿在一起的孩子。而除开那种时候,平时也不会刻意有所交流。

    定了定神,将自己放飞的思绪收回来后,姜煜半真半假地叹息了一声,略显无奈地说道:“那姜潜……表哥,他的公司是叫什么名字?”

    出于为《春物》这部作品负责任的心态,他其实是不太愿意让这些人情关系插手其中的。但既然自家那一言九鼎的爷爷都发话了,他理所当然地失去了反抗的权利。

    “呵……是担心姜潜小子的公司让你的作品蒙羞?”

    姜河并没有第一时间告知答案,反而语气饶有趣味地反问了一句。

    姜煜在家人面前,也没有什么隐藏的意思,落落大方地回到道:“知我者,父亲也。”

    “关于这点,你大可不必担心。”姜河听到自家儿子的答案后,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在语气上表现出来,“我让大平调查过那家公司了,虽说是新创的,但里面的员工基本上都是在业界内摸滚打爬了好几年的老人,手底下也出过不少红极一时的作品。”

    “是这样吗?”听到父亲的保证,姜煜稍稍安心了些许,“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出版社选择表哥的公司进行作品的动画化吧。”

    “对了,老爸你还是没告诉我公司名字是什么啊?”

    “姜潜那孩子的心可不算小,公司被他命名为,看起来是想大干一场的架势啊……哦还有,小煜你……”

    后面父亲姜河絮絮叨叨的话语,姜煜已经完全没听进去了。他联想到之前看过的公司员工的名单,心中已悄然泛起了期许。

    既然是自家人的公司,那么稍微资源倾斜一下也是没关系的吧?

    不说达到类似上个世界京阿尼那样的程度,至少也不会像原作第一季度动画那样,直接给整得到处都是作画不严谨的崩坏才是。

    不过具体的细节,还是要他跟他那位关系不远不近的表哥,好好商量一番之后,才能敲定。

    与此同时,东京某写字楼中。

    姜潜看着会议室里一众员工,拍了拍手,轻咳两声后,朗声说道:“那么,想必大家已经熟悉了自己的工作环境,如果有什么不妥的话,欢迎随时向各自的部门经理进行反应。接下来我要说的,自然是大家最为关心的问题——我们的第一份工作。”

    “不出意外的话,这部现下当红的轻小说,便是咱们公司成立后的头一份作品……”

    其后娓娓道来的,尽是对于工作的要求,以及未来的展望。
Back to Top
2019年跑狗图自动更新